首頁 資訊 詳情

俄羅斯總統普京柔道八段 中國摔跤卻只算賣藝

  • 2017-10-09
  • 762次
  • 0條
  • 收藏

        去年曾有一個安倍晉三邀請普京觀看日本柔道比賽的視頻爆紅,之所以爆紅不是因為普京下場一試身手,而是他那一臉看不懂的表情。


  普京克格勃出身,柔道動作麻利,也多有照片和視頻流出。其實比普京更早的柔道政客是美國前總統西奧多-羅斯福,水平是初段六級。普京在2005年擔任了歐洲柔聯的榮譽主席,后來又成為國際柔聯榮譽主席。2012年,國際柔道聯合會新聞處正式確認,俄羅斯總統普京晉級柔道八段。

8_9y-fycnyhm0660086.jpg

安倍晉三邀請普京觀戰安倍晉三邀請普京觀戰

  柔道如今在全世界可謂遍地開花,而與之同為擒摔體系技術的中國式摔跤卻并沒有發展起來,只在少數地區有研習。對于這一情況,微博認證為“國家博物館講解員”的袁碩是這么回答的。這位網紅對比了中日格斗的不同文化以及歷史承襲,給出了他的見解。


  我覺得包括中國跤在內的中國傳統格斗技術之所以沒有像日本的武道那樣得到很好的發展,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中國武術缺乏知識分子的參與。


  中國和日本在歷史上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在于中國不像日本那樣有一個不從事生產專門從事戰斗的武士階級。對于武士階級來說,格殺技術只是他們需要掌握的必備技能之一,除了武藝以外,文化知識也是武士所必備的,一些日本武士的代表人物,比如西鄉隆盛,就是一個文化水平極高的人。所以對于日本武士這個階級來說,文化和武藝始終相隨相伴,互為一體。


  而中國則不同,中國的武人和文人根本就是兩路人,讀書的不習武,習武的不讀書,就算有個別文武雙全的人,那也是個例,而沒有像日本武士那樣形成階級。這種文化和武藝的脫離使得兩者之間無法形成助力,造成的結果就是理論脫離實踐,實踐脫離理論。


  19世紀末,20世紀初,中國和日本都經歷了重大的社會轉型,也正是在同一時期,中日兩國的傳統格斗技術開始面向民間普及,日本的柔術經教育家嘉納治五郎先生的改革成為柔道,日后成為日本的國技。而中國跤也因為辛亥革命的爆發,從宮里傳到民間,可惜當時中國的整體文化環境極差,成人識字率極低,清末的一些鄉間地區,10個成年人里9個不識字,從宮里把摔跤功夫帶入民間的撲戶大部分也是大字不識一個,這不僅讓摔跤從皇家武術淪落成民間的雜耍,也使得摔跤的技術經驗因為無法整理成理論而頻頻失傳??贍苡械募際踔揮幸桓隼先思一?,這老人家去世了,技術也就失傳了。


  也正是因為知識分子的介入和普及,使得武藝在兩個不同的國家有著完全不同的群眾基礎。日本酒吧里放格斗技比賽,一個地面技術快要部署成功時,酒吧里的客人都會發出贊嘆聲。中國這幾年改善很多,擱原來放MMA比賽的時候,好多觀眾都不明白為什么倒地了還打。


  而且任何東西都是這樣,沒有文化支撐,就顯得粗鄙,一旦這東西粗鄙,社會受眾面就受限制,民眾心里就會輕視甚至鄙視這東西。摔跤手也從前清時人們嘴里的“爺”變成了民國時人們嘴里的“臭摔跤的”。那怎么可能有好的發展?


  中國跤或者中國武術要是想有未來,必須注入文化的力量。知識分子多多介入,把科學的方法,科學的理論,科學的價值觀引入傳統技藝里,越早做到這些,傳統技藝就越早能得到發展。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更多+

評論

登錄

熱點排行

視頻推薦